新闻中心 News

水上乐园的投资狂潮,投资大鳄HODL住么?

日期: 2015-12-14
查看: 366

     百友们,晚上好!我们今晚有缘网上来相会。首先感谢群主给我这个主讲机会!接下来我将以口语化的方式与大家分享水上乐园投资狂热背后引发的思考。题目是“水上乐园的投资狂潮,投资大鳄HOLD得住吗?”希望百友们批评指正!

一、水上乐园的狂热投资现象

1、狂热的人潮,掀起水上乐园的“人口红利”

要谈水上乐园,不得不从广州长隆水上乐园说起。说起我们水上乐园行业狂热投资的现象,源头是在2007年,那一年,长隆水上乐园刚建成,当年接待游客量高达140万人次,单日入园人数最高4万人次。

毫无疑问,长隆水上乐园的建设,唤醒了我国水上乐园投资的意识。但整个旅游业、游乐业真正的井喷是在2010年国家十二五规划的第一年,十二五规划里明确指出:旅游业是国家战略性支柱产业。2009年的金融萎缩一下子反弹投资到旅游业。水上乐园建设也遍地开花,行情异常火爆。

长隆水上乐园2013年游客量217万,位居世界第一;抚顺巴厘岛水世界、北京、南京水魔方、天津、上海欢乐谷玛雅水公园、成都国色天香等,游客量基本逼近或超过百万大关。

十二五规划时期,是我国旅游发展大时代,也是水上乐园“大跃进”时期。体现出空前的水上乐园的“人口红利”。

2、狂热之后是疯狂,造成不均衡发展。

狂热背后催生不理性投资,不理性投资必将给投资商和行业的健康发展带来灾难!

有些地方,比如西安、郑州、牡丹江等等地区,投资商头脑发热,看到行情好就一拥而上,乐园很雷同,结局很雷人。大家苦苦支撑,大打价格战甚至引发冲突,最后两败俱伤,成本回收遥遥无期。政府不主导不监控,造成“一地多园”,同质化竞争非常严重,也不管当地市场的蛋糕够不够分。这样的结局对投资商和水上乐园行业来说都是一个灾难!

 

 

西安,牡丹江,两个城市有很密集的水上乐园,当然,这种投资就是很不理性的投资,这种投资的后果就是谁都吃不饱。所有狂热过后,不能疯狂,这是我们水上乐园投资的一种说法。大家饿肚子,投资商不理性,发改委不作为的表现。

长隆之所以成为亚洲第一乃至世界第一,是因为广州市政府以及广大投资商的理性。在广东周边甚至珠三角附近都没有出现大型的水上乐园,成就了长隆的世界第一。

3、纵观水上乐园的市场,投资热潮仍将继续

总体来看,水上乐园的投资热潮远未过去,市场持续保持强劲态势。世界休闲经济发展的规律表明:国民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时,旅游形态开始进入成熟的“休闲+体验”阶段。然而,中国2014年人均GDP已经达到7500美元;而北上广深和沿海地区人均GDP已经接近20000美元。随着中国由温饱型社会向享受型社会过渡,休闲需求正在呈现井喷式增长。

根据国际娱乐设施暨主题乐园协会(IAAPA)的数据表明,全球经济GDP达3000美元国家中,每100万人口的城市就需要1-2个中型水上乐园。

而在我们国家,100万人口的城市有149个,但连一些省会城市,如南昌、长沙、海口都还没有中型水上乐园。可见国内很多100万人口以上城市的水上乐园市场还存在空白。水上乐园投资热潮仍将继续。



文化旅游是城市规划的标配,水上乐园是文化旅游特别是游乐场的标配,地方政府只要走进文化旅游的行列中来,水上乐园的潜力还是蛮大的。

二、我们呼吁:把握市场、理性投资。

1、选址方面,要先科学策划。

这个分析主要是项目交通区位、当地1-2小时经济圈市场人口总量和人均消费水平、竞争对手。同一市场区域,同质化竞争只会带来两败俱伤。这个选址和市场分析是个系统化的工程,必须找有专业实力的公司来做。在东北、山东、河南、贵州等许多地方都有选址不合理造成开业时热热闹闹,经营时稀稀拉拉的情况,造成资源的浪费,也造成对行业的打击。相反,上面提到的广州长隆、抚顺巴厘岛、北京、南京2家水魔方、天津、上海欢乐谷玛雅水公园、成都国色天香等等水上乐园,就是占了天时地利。


戏说:炎炎夏日,普天之下,水上乐园,天天煮饺!



2、投资规模方面,要量体裁衣。

我们水上乐园投资的特点是“短、平、快”,“短”是建设周期短(一般9个月),“平”是投资强度相对低平(50—100万/亩),“快”是回收快(3年内收回投资成本)。要根据当地综合条件把握投资规模,做最科学合理的投资。

投资水上乐园不能贪大求全、什么都要第一。《中国游乐行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指出行业均衡发展的重要性。投资规模要量体裁衣,才能产生预期的最佳效益。



3、设备采购方面,支持国产化。

投资商不要简单崇洋媚外,要理性认识国内外产品,考虑最佳性价比。现在,国外公司的产品也基本在越南、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或部分中国加工。今年春节沸沸扬扬的日本马桶盖事件,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目前,对于水上乐园绝大部分成熟型产品,我国的一线生产厂家已经完全具备高标准、高质量的生产能力,和国外相比差距并不明显。

2014年8月国务院在《关于进一步加快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中也指出,继续支持游乐设施等旅游装备制造国产化。



中国制造的产品



4、经营管理方面,一定要依法依规走专业化道路。

水上乐园的管理者、设备操作员、救生员等都是专业性很强的岗位。法律规定都必须持证上岗。但因行业的快速发展带来专业从业人员短缺的现象,很多乐园都是业主自己经营管理,或聘请的人员未经专业培训和考核,没有相关资质,这种情况非常容易发生安全事故!

所以,水上乐园的运营管理一定要找合法专业的团队或专业人员来负责。排除安全隐患,让游客玩得放心。

 

综上所述,水上乐园发展仍处于“大跃进”时代,只要投资理性,水上乐园仍然是较强的吸金机器!

以上观点,一家之言,希望大家互相交流,共同为中国旅游游乐事业的健康发展而努力!谢谢!



 

 

百友提问:

1、雷波:投资水上乐园有哪些必备条件?

何志雄:人天生的亲水性!加上季节性经营,饥饿销售法。当然项目的吸引力是最重要的。

2、陈东来:北方夏季短对水上项目有多大影响,能影响收益的百分比有多少?

何志雄:北方的水上乐园,总体上来说是不太受影响的。因为每年7、8月份北方的天气比南方还热。而且我们水上乐园全年的游客,80%集中在7、8月份,这是有机可查的。

3、刘文波:这样的消费项目人均收费标准大概是多少?

何志雄:这个项目的消费者水平要根据不同地方的消费水平,项目的档次大小来定。比如长隆2007年开园的时候是148元,现在是280元。刚才说的西安、牡丹江等很多项目,大体都是150元左右,属于三四线城市的水平。

4、陈东来:水上乐园不同质化的特点表现在哪里?

何志雄:水上乐园同质化的表现,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设备(产品)同类型、经营理念(服务)、主体风格。如果能在这三方面进行差异化,就能避开同质化竞争。

5、杨建新:省会城市做一个水上乐园投资需要多大?

何志雄:不管哪一个省会做水上乐园其实没有一个严格的标准,只是一个大概。我上面有文字说明,投资规模大体是50-100万/亩的水平,不算土地成本。

6、顾新蔚:水公园项目似乎适合建在夏季比较长的地区。东北就极少吧?

何志雄:其实东北投资水上乐园的热情特别高,从牡丹江的水上乐园投资就可以看出来。包括牡丹江、黑龙江、辽宁、吉林都有很多水上乐园。去年,在辽宁跟抚顺之间有一个水上乐园乐高,非常出名、做得非常火爆。所以东北人对于水上乐园的情感非常深厚也非常热情。

7、陈东来:在选址上您有什么建议?

何志雄:一是需避开同质化的竞争,如果在选择项目覆盖的范围内已经有水上乐园,我们要避开同质化的竞争。如果没有同质化项目,就需要绑定政府,3-5年内同类型的项目不能上,需要让项目先收回成本再说。三四线城市可以跟政府来谈条件。所以选址在哪里问题并不是很大,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

 



主讲人简介

    何志雄先生,大浪集团董事长兼广东中立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水上游乐专业委员会委员。1994年华南理工大学毕业至今,一直专注从事水上游乐行业工作超过20年,积累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敏锐度和洞察力,在水上游乐行业内可谓是屈指可数的资深人士。在他的带领下,广州大浪成为中国大型水上游乐设施制造的佼佼者,产品遍布中国大陆和全球50多个国家,有大大小小300多个水上乐园综合解决的成功案例,国内多个知名水上乐园均为大浪承建。2015年,其建设的山东威海·福地传奇水世界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室内外相结合的水上乐园,将于61日开园。同时集团旗下的“广州智立方旅游管理咨询公司”是福地传奇水世界的指定运营方。

 

水上乐园的投资狂潮,投资大鳄HODL住么?
Copyright ©2005 - 2013 广州智立方旅游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